<b id="jvvpx"></b>

<font id="jvvpx"><track id="jvvpx"></track></font>

    <menuitem id="jvvpx"><span id="jvvpx"></span></menuitem>

      <b id="jvvpx"><span id="jvvpx"><delect id="jvvpx"></delect></span></b>

          歡迎您訪問石門新聞網(紅網石門站) www.cag84.com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通訊員專區
          當前位置:石門新聞網 > 旅游文化 > 景點名勝 > 內容閱讀
          蒙泉湖
            來 源:  時 間:2009年09月28日   作 者:  字體: 【      】 

            蒙泉湖始建于1974年,是石門最大的中型水庫,秀麗的風光和離奇的傳說故事增添了她更多的神秘色彩,近年來,她被更多的人們所熟悉,猶如一個剛出閨門的少女充滿著迷人的誘惑。相傳北宋詩人、書畫家黃庭堅官貶廣西宜山,路過此地,投宿花山寺,見花山寺下龍潭泉水清澈,風景怡人,欣然命筆書“蒙泉”二字,當地鄉紳敬黃公書法之神奇,后建培閣,內樹“蒙泉”二字石碑,后來就移為了鄉名。

            蒙泉湖的杜鵑花打動了無數文人墨客的詩興,有詩云:天遣蒙泉落千峰,地放杜鵑燃一湖。如果是在春季,滿山杜鵑染紅了半個湖,整座山就像火一樣燃燒起來,當杜鵑花瓣凋落在湖中,游魚會跑過來吞食,有些魚兒因貪食就會醉死,翻著白肚皮漂在水面上,“杜鵑醉魚”的奇景可讓您一飽眼福了。

            蒙泉湖風景區屬武陵源風景區的一部分,區內有南武當、“九宮十八寨”、聞名遐邇的“蒙泉”石碑、著名道觀觀國山、茍瑞仙石棺、赤霞洞,“飛來臼”、“懶游窩”、“仙靈泉”等名勝,平西王吳三桂在此留下了足跡,清朝才子閻鎮珩出于此,蒙泉可謂是一個地靈人杰的好地方。

            蒙泉源四面山青林密,頭上群鳥飛翔,水中魚兒追逐,一切都是那么的和諧,若舟登岸,往西南方向可登上有400年歷史的云南古寨,往西北方向經三王峪,到五雷山廟,往北可登著名道觀觀國山,在那,您可會有“四面湖山歸眼底”的感覺。

            梭金山

            蒙泉湖邊的梭金山,雖極為普通,但他卻流傳著一個動聽的故事呢。

            唐朝的時候,梭金山上有座廟,廟里有對金狗,這對金狗可非同一般,它們拉的屎都可以變成金子,不過是要拉在一個特定的地方才是,有戶人家拾菌子的時候偶然發現了這塊寶地,后來變成了遠近聞名的財主。發現這塊寶地的老人沒有對別人提到這塊地方,當他死后,兒子親人都爭相知道這塊寶地在哪,只好找到一個陰陽先生,陰陽先生帶著徒弟在梭金山走個遍,

            徒弟問:“師父,哪里是真穴位?”

            師父說:“明天你看見我的包袱在哪,哪里就是真穴位。”

            這話剛好被財主家人聽見了。

            第二天,當陰陽先生正式點穴時,把羅盤擱在包袱里面放在一處地方,再將葬墳的地方定在了另一個地方,財主家人硬是不依,一定要將墳葬在放包袱的地方,陰陽先生知道昨晚的事肯定被偷聽到了,只好說:“如果埋在這里,你們必須依我三件事。第一、要在此發現馬騎人;第二、要在此地發現魚上樹;第三、要在此地發現人戴鐵帽子。”果然不一會,發現一個背木馬的人;再過一會,發現一個人提著一條魚,見很多人打水井,就把魚兒掛在樹上,自己看熱鬧去了;又過了一會兒,一個人頂著鐵鍋路過。三個現象不正是馬騎人、魚上樹、戴帽嗎?

            陰陽先生知道這是天意,要財主家人把他扶進屋再下葬,老科教片下了殯后,陰陽先生就眼瞎了,而財主家人天天都能撿到金子,把陰陽先生的恩情給忘了,陰陽先生過著貧困的日子,于是作了一首詩:觀國高,梭金低,花山寺,正在龍窩里,有人修得渡金橋,子子孫孫穿龍袍。

            這詩傳到了財主家人的耳里,信以為真,心里琢磨著這富是有了,就是沒有貴,修了渡金橋后,子孫可以做皇帝,那就富貴兩全啦。財主家人趕緊請人修橋,因為財主家姓梅,橋名定為梅公橋。梅公橋修好后,金狗從渡金橋上逃走了。從此梭金山上再也撿不到金子了。

            閻鎮珩故居

            閻鎮珩生于清道光二十六年七月初八(1846年),蒙泉鎮人(原夏家巷),字秀蓉,號嵩陽,晚年致力籌建北岳書社,又號北岳。家境貧寒,8歲喪父,由祖母撫育,無力就讀,但他天資聰穎,讀書非常用功,由于家住在大山里,買書非常不方便,一次聽說同村有一個老頭,家中藏有一本《史記》,便趕忙到他家去借,但老頭愛書如命,閻鎮珩說盡各種好話也無法借到書。后想出一個借書的主意:每天砍一捆柴送到老頭家里,還說,您老人家年紀大了,走路不方便,從今以后砍柴的活兒就交給我吧!這樣日復一日,老頭終于被感動了,主動將《史記》借給了他,但不準他把書拿出房門,閻鎮珩非常高興,每天先砍柴關柴,再帶上紙筆墨硯趕到老頭家借書看,天天如此,不到一年時間,他把那本五寸厚的《史記》背得滾瓜爛熟,大部分的章節都能一字不漏的背下來。

            閻鎮珩十七歲(1863年)參加縣試,以第一名的成績考中了秀才,但他不求虛名,深入鉆研諸子百家精髓,自此丟下了科舉必修科目。

            閻鎮珩才華橫溢,與翰林學士楊彝珍的女兒永結百年之好,楊彝珍博學多才,在京師常與學術名流梅曾亮、曾國藩、郭權燾、吳敏樹等控究古文義法,著有《楊彝珍文集》,收閻鎮珩為得意門生后,還請他為自己批改此書,閻鎮珩讀到楊的大批藏書后,知識倍增,更加領悟程、朱義理精微,關于閻鎮珩娶妻還有這么一段故事呢:

            一次,閻鎮珩去常德府一家書館買史書,他站在書架邊,每拿一本書都看得津津有味,癡迷的得很,每天看到太陽落山才出來,第二天又是如此,一連看了三天后,書館的家人就感到奇怪問:你這個人怎么這么怪呢,光看卻不買?閻鎮珩回答說:“這書我看過一遍后就能背下來,何必買下它呢?”,書館家人聽了自然不相信,便告訴了書館老板楊彝珍,楊決定把他叫到書房當面問問。當楊看到閻鎮珩穿一件黑衣衫、蘭馬褂兒還加一臉的麻子,怪不象上樣子,打心眼里不相信他。楊從書架上揪出一本《史記》,要閻鎮珩背出一篇文章,背完后,楊驚喜得不得了,就以堯帝將女兒嫁給舜帝的故事為題目,叫閻鎮珩作一篇文章,C曉得了他的用意,一夜就作了九篇篇篇非常好的文章,楊看后當面就把他的一個漂亮乖致的丫頭許配給了閻鎮珩,婚后閻鎮珩在他家讀書,還請他批改自己寫的《楊彝珍文集》。

            閻鎮珩對仕途毫不感興趣,但對學術探討孜孜以求,同治十二年(1873年)湖南選拔“優貢”,巡撫王文韶早聞閻才華出眾,約其相見,閻拒絕前往,巡撫又親函相約,仍推辭不去,學使顧芷菁以閻“博古通今,孤介絕俗”,特向朝廷推薦,詔書準以訓導候選,閻廣交學術名流,曾東下蘇、浙,北上燕、趙。討論唐、宋學術淵源,歷代政治沿革及其治亂得失,執意不與一般官吏往來。閻鎮珩常說:“當今的官吏,好比蛀蟲。當今的社會,也同我的臉一樣,一塌糊涂!”(因為在他臉上因串天花留下斑點)

            他嫉惡如仇,民間至今還流傳著《閻鎮珩修書》的故事:

            百多年前,將軍山上經常有強人出沒,搶劫過往客商,鬧得行人人心惶惶不敢過身,這些土匪在山上見沒人送貨上門了,就下山到老百姓家里搶米糧、搶牛羊、搶女人,有些人膽小天不黑就要關上大門,甚至拖兒帶女搬往外地。

            這時,閻鎮珩恰好從外地回來在家里著《六典通考》,當有人向他反映這件事后,他問:“你們向縣府報告沒有?”,來人說:“已報告多次,不知怎么的,還是魚不跳,水不動,至今沒發來一兵一卒。”

            “那還了得!” 閻鎮珩拍案大怒,“我修書一封,你們馬上派人送去。”縣官一看,信上只四句話,一十六個字:“縣府派兵,速捉匪盜,如若不速,后果不妙。”,后面的署名便是閻鎮珩三字,知是一代學術名流,不敢得罪,當即發兵剿滅了將軍山的土匪。土匪剿滅后,縣官還親自坐著轎子去拜-會了閻鎮珩。

            閻鎮珩久聞瑞安太仆孫衣言、德清編修喻蔭甫的盛名,又慕浙一帶的山水之勝,學士瞿鴻璣任浙江提學使后,筵請閻鎮珩校閱試卷,他應聘前往,因文字繁瑣,任職期間患了眼疾,辭職回鄉。后應慈利孝廉康吉人之聘,執教漁浦學院,四年后回石門,任天門書院主講,慈石一帶學風高漲。

            閻鎮珩寫過三本書《泰中雜泳》《關游日記》和著有二百卷共達220余萬字的《六典通考》,前兩本書是在拜訪陜西三原賀瑞麟的旅途中,飽覽山川名勝及古代帝王遺跡后寫成的。賀瑞麟提倡程朱義理學術研究,與閻鎮珩的學術宗旨十分吻合,但閻鎮珩前往拜訪,賀正好外出,兩人沒有會面。

            《六典通考》是閻歷經12年精心編著的一本成名著作,朝廷將此書收入“四庫”,朝廷多次詔他擔任國子監學銜、學術名流等職,他決意不前往赴任,1910年7月8日病逝。

            明清古戰場遺址游

            蒙泉湖不僅僅風景迷人,而且有留存至今的明清古戰場,古戰場分布在蒙泉山寨內,蒙泉山寨屬武陵山脈,可聯接慈利,進入湘西、鄂,土地肥沃,石門縣八大水系之一的道水就經過這里注入澧水的,山寨有潺潺清泉,樹木參天,怪石林立,山洞奇特。1645年,吳三桂同李自成在這里打了一仗,駐扎了一段時間,這里從吳楚時期就是兵家必爭之地,吳三桂認為只要控制長江以南,守住這個易守難攻的要塞,便可有生存的力量,古戰場奇峰林立,現存有三桂峪、系馬巖、云南寨、撐腳巖、吳公洞、將軍山、跑馬埂等。三桂峪是吳三桂部隊的重要軍事通道。吳三桂率領軍隊駐扎云南寨,數千匹馬就拴在三桂峪,這個系馬巖相傳就是吳三桂的寶馬所系的呢。

            云南寨是五雷山脈東端第一險關,因吳三桂受封云南而取名的,山寨的四面像刀削過的,非常險峻,有一座三層的天生石屋,沿棧道上去,必須要上兩道石梯,經考證,這兒確實有人住過。這兒居高臨下,上山寨的路可謂“一夫當關,萬夫莫開”,有長期守備的好處。在第二層的石壁上仍看見一行陰刻文字:“戊已石匠駱立丙辰”,而且還有墨文顯示石匠于明末清初來過澧州。1678年左右,吳三桂與清王朝之師交戰數年軍情緊張,在此還強化了要寨建設。

            撐腳巖。

            鳴鳳山是蒙泉鳴鳳村的,因吳三桂發動叛亂之前在云南昆明鳴鳳山過著窮奢極欲的生活,到了蒙泉后,看到蒙泉山美水美及花容月貌的蒙泉女子,依然不改本性,且這座山形似于昆明的鳴鳳山,隨即把這座山也取名為“鳴鳳山”。

            這跑馬埂原來是兩個低洼地,它是人工填土形成的,工程很大,可見這些跑馬埂沒有大批人馬是難以完成的,經過吳軍鐵蹄的多年踐踏,現在還是完好無損的。

            將軍山是聯結云南寨的紐帶,站在將軍山頂,有一覽眾山小的感覺,向東望,有富饒的蒙泉山區,澧州城也清晰可見,向西望,峽谷險地,山上有一個吳公洞,據說是吳三桂棲住的地方,有古籍支云:“吳公洞石室,可容數百人。”此洞四路相通,易守易撤,山上還曾駐扎過吳部一位姓譚的將軍,因受當地老百姓的擁護,在洞的頂坪建起了將軍廟,現在亦可看得到呢。

            將軍山原來是鳥的天堂,鳳凰、孔雀、錦雞……百鳥朝鳳,非常熱鬧,將軍山也是野獸的領地,老虎、熊、野豬……百獸開會,老虎為王。一天黃昏,突然狂風大作,飛砂走石,東邊天上一塊黑云像箭一樣飛奔而來,黑云來到將軍山頂,突然化作一只只惡鷹,它們從上飛下,拼命啄殺鳥獸,只見鳥兒毛滿天飛、野獸四處亂竄,橫尸遍野,慘不忍睹。危難之時,一條青龍從天而降,白光一閃,眨眼間,青龍變成了一位身著盔甲手持利劍的將軍,將軍沖入鷹群,左砍右殺,惡鷹死的死,逃的逃,將軍因過度疲勞跌倒在山坡上,死去了。他死后,尸體化成了一塊巨石,就像他生前的樣子,將軍山被后人就這么叫開了。原來,這個將軍是主管天下太平的太平將軍。

            在蒙泉還盛傳著一則靈蛇庇佑吳三桂的傳說。

            當年,吳三桂被清軍追殺到了蒙泉花藪坪,吳走投無路,見東邊有一株大古樟,正準備往洞里鉆,只見洞內盤著一條大蛇,吳三桂嚇得魂不附體,但如果這個時候出去已是死路一條,不如在洞中將就一下,他對蛇說:“畜牲畜牲,我橫豎都是死,在生姓佘,死后姓吳,你讓我躲一下。”蛇頭向上伸后沒有傷害他,吳三桂進了洞,等清軍靠攏樟樹,用木棒朝洞里一揮,忽見一條大蛇竄出吐出一串煙霧,清軍大叫,拔腿就跑,吳三桂避開了殺身之禍。1678年,吳三桂在花藪留下了一個兒子,自帶兵馬在衡州(今衡陽)稱帝國號大同,年號昭武,同年秋病死,而他留在花藪的兒子此后隱居下來,死后埋在花藪的界溪,現墳地墓碑尚存,成為花藪地區吳、佘的先祖。

          相關新聞

            精彩推薦  
            圖片集錦  
         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友情鏈接設為首頁收藏本站
          投稿郵箱:TgShimenNews@163.com
          中共石門縣委 石門縣人民政府主辦 - 中共石門縣委宣傳部承辦 - 湘B1.B2-20070067
          Copyright(C)2013-2020 www.cag84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石門新聞網版權所有|未經許可請勿轉載本站任何內容
          湖南省互聯網辟謠平臺 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  湖南省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  常德市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
          搞女人视频